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逍遙兵王 > 第3746章 甘愿領罪
    “夫人,屬下知罪,萬死難辭其咎,容兒的丟失和老夫有直接責任,老夫愿意以死謝罪!”

    任天正心中慚愧無比,更是傷心倍加,面對這個華貴婦人的職責,他更是難以無顏面對她,手掌化刀,對著自己的識海狠狠的刺了過去。

    “轟——”

    華英奇突然出手,直接擊潰了他的自殘方式。

    “英奇,你——”

    任天正呆呆的望著華英奇。

    而華英奇則是單膝跪下,面對這位婦人道:“夫人,請聽英奇一言,任長老雖然弄丟了容兒,不過,據弟子所料,她目前應該沒有什么事。

    任長老從小看著容兒長大,感情深厚,這次那個陳壁出事,容兒才會亂了陣腳,求任長老出手,任長老也是看在容兒的份上,才悄然離開,想要解決這件事,卻是沒有想到事情超出了他的預料,”

    華英奇曉之以禮,動之以情。

    “唉,英奇,你起來吧,你說的這些,我何嘗不知道,天正心疼容兒,只不過,你身為執法長老,思事太過欠考慮,宗主正在閉關,他出關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向他交代了,”

    這個華貴的美婦,正是宗主夫人,女兒失蹤,她自然心如刀絞。

    “屬下見過夫人,”

    此刻,金池長老匆匆趕到。

    “金池,你來此可有事?”

    看向金池長老,宗主夫人淡淡的問道。

    “稟夫人,屬下聽說礦山出了事,前運查看,然后回到宗主,聽聞大小姐出事,表示震怒,屬下愿意帶弟子前去搜尋,哪怕搜遍整個仙界,也要把大小姐帶回來,”

    金池認真誠懇的說道。

    “我已經頒布了九鼎劍宗的九級劍宗令,即使把這天地翻過來,也要把容兒找到,”

    宗主夫人看向任天正道:“任長老,你弄丟了容兒,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念你為九鼎劍宗立過汗馬功勞,也是因容兒之事而起,就先革除你的執法長老之位,暫時關押在罪劍峰,等候宗主發落,你可有異議,”

    宗主夫人看向任天正淡淡的說道。

    “屬下沒有任何異議,一切罪責,屬下都愿意承擔,”

    任天正苦澀的說道,對于這些處罰,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還是花想容,那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被自己弄丟,他的心里羞愧的要命。

    “夫人,九鼎劍宗執法長老的位置極為重要,不可一日空缺,不知道派何人暫時替代合適,”

    這時,華英奇問道。

    “這個——金池長老,你就先暫時代替吧,”

    宗主夫人看向金池沉思了一下說道。

    “夫人,執法長老責任重大,屬下怕是難以勝任,還請夫人收回成命,讓任長老待罪立功,”

    金池長老掩飾不住內心的欣喜,卻是跪地如此說道。

    “好了,就先這么定了,在眾多的長老中,你算是比較出色的,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宗主夫人有些煩躁的說道。

    “是——”

    金池長老有些“為難”的接受了下來。

    “任長老,我送你去罪劍峰吧,”

    此刻,華英奇皺眉看了一眼金池,然后對任天正說道。

    “麻煩你了,英奇,”

    任天正沖宗主夫人躬身,然后和華英奇一起離開了這里。

    “任長老,和你交手的對方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在去往罪劍峰的路上,華英奇淡淡的問道,神色卻是有些凝重。

    “其中一人,是神界的強者,此人動用了神光鏡,不過據我所知,不是真品,但是也強大無比,”

    “神光鏡?這是一件強大的神器,如果真身前來,連我無法對付,是當年仙神大戰中,一個強大的神帝動用的法寶,此人既然能夠使用贗品,看來此人的身份也不簡單,和那個神帝絕對有關系,”

    華英奇凝重的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至于另外一個人,實力不強,不過,他的手中有一個鼎很強大,應該也是神界的東西。

    而且此人一直遮擋真容,我懷疑我應該認識此人才對,還有最后出現的兩個強者,他們應該不是一伙的,但是不知道為何也一起對付容兒,這讓我有些想不通,畢竟容兒極少外出,根本并沒有仇家——”

    任天正仔細回憶當初的戰況,神色微微凝重道。

    “不管是你還是容兒,應該都不是他們要對付的對象,他們要對付的是九鼎劍宗,這件事其中一定有問題,”

    華英奇不愧是第一核心弟子,神色凝重道。

    “哦,英奇,你是不是發現什么了,對了,還沒有恭賀你晉級仙君境界了呢,”

    任天正疑惑道,感應到華英奇身上的氣息,任天正又敬畏的說道。

    “晉級仙君又有什么用,還是沒有救下大小姐,我去晚了,”

    華英奇有些遺憾道。

    “這不怪你,只怪你,想事不周,帶著容兒冒然前往,”

    任天正愧疚道。

    “你也是為了容兒好,想救下陳壁,好和他們之間的感情做個了斷,只是你太不了解男女之情了,”華英奇毫不客氣的說道,讓任天正有些汗顏。

    罪劍峰,是九鼎劍宗一些金仙以上的人物犯了錯所關押的地方,在這里,每天要受到萬劍穿心之苦,恐怖異常。

    “最近我有一些心得,也許對你有所幫助,這些天來,你就先暫時呆在這里吧,這對你也是一種磨練,”

    華英奇往任天正的識海之中打出了一道神識,頓時一種強大的信息出現在他的識海之中。

    “英奇,多謝了,九鼎劍宗有你這樣的弟子,我很欣慰,另外,那個金池,我聽聞一些傳聞,孤獨長老一家的命運,似乎和他有關,如果有時間的話——”

    “現在九鼎劍宗的首要任務,就是尋找花想容,其他的一切以后再說,執法長老的位置以后還是你的,”

    華英奇打斷了任天正的話,淡淡的說道,然后直接離開了這里。

    “容兒,是師叔害了你——”

    望著華英奇離開,任天正想到了花想容,不由的愧疚嘆息道,他本不是一個性格沖動,思想簡單之人,不過,一牽扯到花想容,任天正就有些急躁了,畢竟,花想容是他看著長大的,對她極為疼愛。
新时时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