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六百三十五章 婚期定下來
    千墨有些害羞的問:“真的啊?夫人真的這么夸我?”

    花繼業道:“那當然了,你們夫人對你的評價一直都很好,你是第一個到夫人身邊的,她對你跟別人不一樣,對千落他們更多是有種要嫁妹妹的心思,唯獨你在她心里是要給府上娶媳婦了。”

    千墨聽了花繼業的話心里感動,眼睛有些發熱:“其實我最感謝的就是能去夫人身邊,跟著夫人這些年,我真的得到了太多,是以前不敢想的。”

    花繼業咳了一聲:“你們一個個的,都是小叛徒,去了夫人身邊的,都感謝我當初的決定,我這怎么有點挫敗感呢?”

    千墨忍著笑道:“不一樣,夫人不光是改變了我們,也改變老爺你。”

    花繼業自己也笑了:”是呀,這丫頭就是個小仙女。“

    他們這邊說著話呢,玄妙兒讓千書給他們端了酒菜去,自己也沒進去打擾,男人說話是要給他們留空間的。

    玄妙兒站在院子里,看著忙碌的蔣翠兒,招呼她過來:“翠兒,過來。”

    蔣翠兒高興的過來:“夫人,有什么事吩咐?”

    玄妙兒看著她:“沒事,陪我走走,說說話。”

    蔣翠兒應下:“夫人有什么心事么?”

    “不是我有心事,是你們家千墨,要成親了,他有些緊張。”玄妙兒笑著道。

    “不能吧?千墨哥是個心里有城府的人,難道他不想娶我了?”蔣翠兒有些緊張的看著玄妙兒。

    玄妙兒笑著搖搖頭:“你想哪去了,咱們家可沒有背信棄義的人,他就是擔心照顧不好你,怕以后讓你受委屈,其實就是有些婚前憂慮,越是在意,越是擔心。”

    蔣翠兒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笑了:“沒想到千墨哥也有緊張的時候。”

    “千墨對你真的很好,不是一天兩天的,當初我不知道有你的存在,那時候他總是心思重重的,后來我知道了這事,才明白他為什么總是那樣的憂郁,以前我們以為找不到你了,所以我們也想過給他找個合適的女人,總是要有個伴對吧?可是他從來都是很直接的拒絕,并且堅決的要找到你。”玄妙兒說起以前的千墨的事情,自己也是一直挺欣賞他的性子的,為了愛的執著。

    聽著玄妙兒說了這么多,蔣翠兒才更知道這些年千墨為自己付出了多少:“他真傻,其實我這些年也想著他,只是我以為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所以我一直都是希望他能找到一個適合她的人,然后過上屬于他的幸福生活,如果我真的有什么意外,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他為了我一輩子煎熬。”

    玄妙兒笑看著蔣翠兒:“這就是愛情,都是為了對方著想的,而不是為了自己。”

    兩人這邊越說越多,說到了蔣翠兒的一些磨難,也說起了千墨的一些事。

    屋里花繼業和千墨也喝了幾杯,千書也跟著他們一起坐下說起了男人的話題。

    這說起來,千書也是要成親的人了,不過千書和千落兩人都沒什么心眼,千書伺候千醉公子那么多年,心思很沉穩,但是在感情這事上,他沒有千墨細膩,當然也是跟千落的性格有關系,千落整天的跟他打鬧嬉笑,兩人的相處一直都是挺輕松的。

    不像是千墨和蔣翠兒,兩個都是不是很喜歡表達的人,所以想的也是更多一些的。

    說到后來,花繼業笑了:“千墨這就是想這個事想的太多了,找點事分散一下注意了就好了,最近不是千書在查李佩蘭的事情么?千墨你也跟著一起去查,有點事你也少亂想,查的也快一點。”

    這么一說,千墨倒是很愿意有任務:“好,那我跟千書一起查去。”

    千書拍了拍千墨的肩膀:“沒想到你心里想的這么多,其實這女人有時候比男人心里強大,我看千落和蔣翠兒兩人每天都研究這成親的事,可高興了。”

    花繼業看著兩人自己笑了,因為自己以前可是沒想過跟自己的下屬能坐在一起喝酒說這些,不過其實這個感覺很好,比以前那種跟人都有距離的感覺好多了。

    隔天,蔣東升的父母來了,他們是來特意感謝玄妙兒和花繼業的。

    進了屋之后,蔣父和蔣母對著玄妙兒和花繼業鞠了一躬。

    然后蔣父道:“謝謝花老爺花夫人前日去家里,要不然我們真不知道會怎么樣,當時我也是被我爹娘說的心里沒了譜,畢竟那是我親生父母,有些話我就算是心里清楚,可是也沒辦法反駁。”

    花繼業對著他們道:“蔣伯不用這么客氣,坐下說話,我們也是旁觀者好說話,其實這有一層孝道壓著,真的不好解決,我們也理解。”

    玄妙兒也道:“是呀,我們家也一樣,我祖父祖母當初為了搶我們家的財產比這可怕多了,所以我前天說話也是沒給蔣老爺子和蔣老太太留余地,還請蔣伯別見怪我們沒禮貌。”

    蔣父擺手道:“怎么會,我這么多年什么不明白,就是有實話有些事不好說,還好你們把他們的路堵上了,我爹娘這什么都沒得到,心氣不順,鬧了一天,今個一早就雇車回去了。”

    蔣東升也是很感激的道:“還好老爺夫人前天去的及時,以后這房契我都放在心靜這邊,免得他們又打主意。”

    花繼業點點頭道:“也好,在這的東西你們都放心,咱們家安全。”說完又道:“蔣伯伯母坐下說話。”

    蔣父和蔣母也都在花繼業的下手邊坐下了,但是他們很注意自己是下人的身份,坐著也是規矩得很,一點不敢亂動,恭敬的把手放在腿上。

    玄妙兒笑著問:“蔣伯伯母可是算好日子了,東升和心靜的婚事早些辦了,以后咱們也都安心。”

    蔣父連連點頭道:“算好了,婚期就定在下個月初八,距離過年二十多天,不早不晚的,也耽誤過年。”

    玄妙兒心里的日子也是差不多這幾天,所以點頭道:“也好,那就定在下個月初八,反正該準備的他們自己都準備的差不多了,日子定了就行了。”
新时时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