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強小農民 > 第1479章 權術
    張輝帶來多少人?

    一百人。

    一百個元嬰境和幾萬元嬰境修道者廝殺,狠斗,還要把那幾萬人全部殺絕……

    可能嗎?

    聽著就跟天方夜譚一樣,別說其他人嘲笑他們的無知和狂妄,連弓逸仙自己都墮入絕望和無盡的晦暗。

    根本沒可能實現。

    弓逸仙甚至腦子里面蹦出一個荒誕不經的念頭——宗主該不會是其他宗門的奸細吧?

    故意把他們馭獸門往死里坑啊!

    可能嗎?

    白鶴尊者也在想,張輝何來的底氣藐視他們?

    故意這般激怒他們,有什么好處?

    僅僅是為了激怒而激怒?

    為了讓所有人去對付,去算計他們馭獸門的人?

    張輝大可不必這么做,遵照叢林法則,饑腸轆轆的猛獸聞到了血腥味,自然會陸陸續續的追尋過來,廝殺,角逐,站到最后的那頭猛獸便有了享受饕餮大餐的資格。

    那么,張輝激怒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目無尊長,狂妄自大?

    “不對勁,到底是哪兒不對?”白鶴心頭升起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一個小輩,殺了問笑天的兒子,然后在共天盟的追殺之下激流勇進,來到圣地,在問笑天眼皮子底下,重新扛起馭獸門的大旗。

    如此聰穎之人,豈會是一個狂妄自大,意氣用事的瘋子?

    張輝一系列的舉動,乍一看,的確很瘋狂。

    明明和問笑天不共戴天,馭獸門明明被定性為魔族奸佞,在這個時候,他居然帶著人重回圣地,豈不是自投羅網?

    但要仔細琢磨,你會發現,馭獸門只有回到圣地才有活路。

    圣地就好比一個國家的都城,是整個國家政治,權利的中心。

    馭獸門是善,是惡?

    只有在圣地,只有掌握話語權,你才能改變馭獸門“善惡”的屬性。

    如果張輝不是帶著馭獸門來圣地,而是避重就輕的去了邊陲之地,可能一開始他們會發展的很迅猛,但只要進入百宗聯盟的視線,摧毀馭獸門,也不過一句話的功夫。

    在圣地,馭獸門的確須承擔極大的風險,在諸多龐然大物的覬覦之下,張輝舉步維艱。

    但只要立足,馭獸門就有極大的可能性翻身。

    有這般宏觀的眼界,張鎮天又豈會是一個愚蠢之輩?

    有陰謀。

    白鶴沒有回應張輝的挑釁,因為他一直在琢磨。

    張輝堂而皇之的離開馭獸門,遠離道君視線,跑到三千里之外的大裂谷,然后還這么高調行事。

    找死嗎?

    除非……

    “白鶴尊者,張鎮天他們已盡數潛入大裂谷,我們要不要追下去?”神宗的一個長老催促道。

    大裂谷很大,也很長。

    經千萬年的沉淀和演變,下面已經儼然發展成一個有著獨特生物鏈的世界。

    因為有相當大的危險性,所以絕大多數地方人跡罕至,就像地球上的深海,人類的腳步,僅僅探尋了不到百分之三的海域。

    百分之九十七的海域,尚處于未知。

    未知,等同于死亡。

    一旦讓張輝他們走遠,或是闖入未知的死亡地帶,他們再去追尋,勢必會消耗更大的代價。

    時間拖的越長,越容易節外生枝。

    這名長老聽聞張輝手里有上清丹,可是眼紅的很吶!

    尤其看到其他宗門的高手跳下深淵,陸陸續續的追尋張輝他們而去時,這名長老更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直轉。

    白鶴尊者若再無舉措,他都想自己一個人追殺下去了。

    周正在一旁沒有再言語,整張臉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忽然……

    “不好,”白鶴臉色驚變,怪叫一聲,“快走,離開大裂谷,走得越遠越好。”聲音已經遠去,白鶴話沒說完,人就已經不知所蹤。

    留下周正一行人,紛紛咂舌,面面相覷皆不知白鶴緣何如此?

    好歹也是個尊者啊!怎么……見鬼了嗎?

    如果說張輝是一塊散發著血腥味的腐肉,在場之人盡是聞著血腥味而來的鬣狗和禿鷲,那么白鶴就是一頭成年健碩的雄獅。

    鬣狗一擁而上,雄獅卻像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一眨眼跑沒影了。

    為什么?

    因為雄獅具有更敏銳的嗅覺,它預感到危機正在臨近,在看不到的地方,更兇猛的野獸正蟄伏在茂密的灌木叢中,虎視眈眈。

    所有膽敢奪食的野獸,都會被咬死。

    鐵奴來了。

    共天盟的塢艦如同一片墨色云團,遮天蔽日,不知何時覆蓋在周正他們頭頂上方。

    鐵奴立于甲板邊緣,目光眺望著遠處天地一線的交匯處,牙縫之中冷冷吐出幾個字眼:“一個不留!”

    “嗖嗖嗖——”

    數百個刑唐羅剎高手悄無聲息的落下平臺。

    “共天盟,是共天盟刑堂羅剎。”

    “張鎮天今天定要葬身于此了,這個蠢貨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居然糟踐了問芮,死有余辜!”

    所有人都認為共天盟的刑堂羅剎是奔著張輝來的,其實也沒錯,只不過這一次,時勢不同,問笑天對待馭獸門的態度也有所變化。

    因此,他們不是來殺張輝的,確切的說,他們是來保護張輝的。

    所以,平臺上的這些人,該死。

    刑堂羅剎的那些高手沒有言語,落下之后,徑直朝著人群走去。

    而那些個蠢貨,渾然不知死亡正悄然間靠近,其中還不乏一些白癡沖著刑堂羅剎的高手,報以善意的微笑。

    “嘿嘿嘿!”

    “老陳,來啦!來抓張鎮天的吧!他就在大裂谷下面,剛下去的。”有認識刑堂羅剎的人,為刑堂羅剎指路,告訴他們張輝下大裂谷的方位。

    這個時候,刑堂羅剎接近人群,忽然,毫無征兆的抽出兵器,沒有絲毫猶豫往他們相熟的人胸腔送了進去。

    一手抱著后脖子,一只手攥著劍,三尺青鋒盡數沒入,從后背心貫穿而出,劍鋒沾滿猩紅。

    刑堂羅剎是共天盟的刀,別說相熟,就是共天盟同宗的師兄弟,照舊不會手軟。

    鐵奴說的,一個不留!

    當數百人倒在血泊中時,周正他們方才反應過來,臉上訕笑登時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錯愕。

    到這個時候,周正他們還是一臉的迷茫,不在狀態。

    完全想不明白,刑堂羅剎不是來殺張鎮天的嗎?

    “他們,他們在做什么?”

    驚慌失措的人群,就像是麻木,茫然的野牛,看到獅子在捕殺自己的同類,就在眼皮子底下,它們也沒有絲毫要幫忙的意思。

    野牛有強健的四肢和鐵蹄,有堅固且鋒利的角,完全有傷害獅子的能力。

    但它們不會冒險,因為死的不是自己。

    獅子吃飽了,它就會走了。

    有那么多的同類,下一次也不會輪到自己的。

    最多也就是受到驚嚇,沒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這一次周正他們錯了。

    “嗤!”

    利器抹過脖子,卷走一塊皮肉,繼而帶出一捧怒綻的鮮血。

    “啊啊啊啊啊!”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一個人捂著小腹驚恐萬分,他的腹部皮開肉綻,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血口幾乎貫穿了他的整個腹部。

    大小腸翻滾而出,手捂都捂不住,帶著一股溫熱的氣息淌了一地。

    這次共天盟出動的刑堂羅剎約莫三百余人,個個都是大乘境的好手,往往一刀下去,便有十幾人倒在血泊中。

    不到一息,人群倒下一大片,似颶風下的小麥,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

    直到這個時候,周正他們那些尚且活著的人這才意識到,這次,恐怕不僅會死道友,貧道也難逃厄運啊!

    “走,這邊。”

    “走不了,甲板上還有人盯著,去大裂谷。”

    說實話,到現在周正他們仍舊稀里糊涂的,想不明白為什么刑堂羅剎要對他們下手?

    殺人滅口?好獨吞張鎮天身上的寶物?

    不對,這個理由太牽強了。

    究竟鐵奴為什么要這么做?周正看不透,大概也只有到了白鶴尊者那個層次,才知道張輝,問笑天他們心中所想吧!

    終究層次太低,從未接觸權術。
新时时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