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古代言情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有志者事竟成
    方繼藩的嘴張的比雞蛋大。

    不可思議的看著朱厚照。

    他的表情很痛苦。

    有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而后,方繼藩凄然道。

    “殿下,你看看你說的這是什么話,這是人說的話嗎?我方繼藩對我大明忠心耿耿,我與你,更是至親,我的妻子是你的妹子,我的兒子是你的外甥,我的岳父,是你的父親,我們這么多年的兄弟,你居然讓我謀反?”

    朱厚照想不到方繼藩的反應這樣大,立即朝他擺手道:“這是戲言,戲言,不要較真。”

    “這不是兒戲。”方繼藩卻不干了,他抓著朱厚照的衣襟:“這不是開玩笑的,我方繼藩是什么人,我方繼藩想都不會想這樣的事,殿下和人四處嚷嚷這個,這是要害死我嗎?殿下啊,我又有腦疾,人又懶,而且還貪財如命,我這樣的人,適合謀反嗎?你摸著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全天下反了,我方繼藩也不反,我方繼藩是忠良之后,赤膽忠心,這輩子除了為國為民,再為陛下分憂之外,心里再無其他,殿下說出這樣的話,就如刀子,一刀刀的在割臣的心,心如刀割一般疼。”

    方繼藩放開他,雙手捂著的心口,做出一副心痛無比的樣子來,隨即他朝朱厚照嚷道。

    “不成,我得去西山醫學院住個一年半載,這醫藥錢,你出了。”

    朱厚照方才還笑嘻嘻的,一聽,懵了,這一次輪到朱厚照抓住方繼藩的大袖了。

    “本宮錯了,再不敢了。”

    方繼藩覺得這家伙腦子一定有問題,可惜現在還沒有發明出電,不然抓這家伙電一電才好。

    回了西山,要忙碌的事卻是錯了。

    制出了新藥是一回事,大規模的生產又是另一回事,要大規模的制造出來,便需摸索出一套方法,繼續深入的研究。

    與此同時,西山藥業上市的計劃,也已開始布局。

    消息已經不脛而走,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就等著西山藥業上市。

    而對于方繼藩而言,研究和生產是這朱厚照和王金元的事,自己負責的,則是推廣。

    西山藥業有銀子,至少暫時是不缺銀子的,到時有的是的人,哭著想將銀子送來。

    因而,他制定了一個短期培訓的計劃。

    大量的招募各省的大夫前來西山,教授他們行醫用藥之法。

    大致什么情況可以用藥,針對的是哪一些病癥,劑量多少,這些雖是簡單的東西,可不進行培訓,也不成。

    先讓一批大夫了解了這些藥物,等他們回到自己的醫館,若是藥效好,前來問診的病人自然也就多了。

    想想看,短期之內,一群尋常的大夫,短期之內,便可將他們培養成能治不少病癥的‘名醫’,且見效還比別人快,其他的大夫,還想討生活,就非要學習不可。

    不只如此,研究院還研究了一些其他的藥,雖比之抗生素差得多,可治療的病癥和效果又各有千秋,趁此機會,也一并進行推廣了。

    消息一出,不少的大夫慕名而來。

    他們有的,在祖傳的醫館里坐診,有的,則是游方大夫,可西山醫學院,對于來人身份,并沒有過多的甄別。

    反正教授的都是簡單的東西。

    數百個就近而來的大夫,開始了為期一個月的培訓。

    先是開課,和他們講一講醫理和藥理。

    這都是極簡單的事。

    畢竟能給人治病的人,都是能讀書寫字之人,否則,如何能看懂醫術,如何開藥方?

    蘇月專門讓人印制了一批相關的書籍,分發下去,大致的將這種新藥的原理講明白了,而后,帶著人參觀顯微鏡,這些大夫們看著一愣愣的,個個發出稀奇古怪的感慨。

    此后,便是臨床。

    說再多都是無用的。

    不給人看看效果,這些人精也不肯信。

    在新城的西山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

    這里已是人滿為患了。

    因為附近靠著鐵路的站點,人流量大,再加上附近有學堂、戲堂,本就是人流最密集之處,這里距離宮城也不遠。

    前來問診的軍民百姓,可謂是車馬如龍。

    除了精神科之外,其余的科室,人流如潮。

    蘇月親自帶著這些前來學習的大夫們,尋到了蠶事。

    蠶室里,數十張床位,很是擁擠。

    不過這也沒有辦法,條件有限。

    靠著甲號病房的是一個年輕人,做工之后,昏厥了,被家人送了來。

    一查,高燒不退。

    顯是前些日子,受了風寒,因而引發了高燒,不過這個時代的人,有病也盡力抗過去,可誰曉得,今日直接因為高燒,而昏厥。

    他迷迷糊糊的,看到許多人在自己的病床前晃悠。

    而后,一個個的大夫,跟打搶似得,搶著給他把脈,或是撫摸他的額頭。

    一群大夫們竊竊私語:“這可是高熱,病的不輕,重則致死,輕則這人怕也吃不消,你看他年紀不小,只怕熬不過去。”

    對于這樣的重癥,大夫們其實都不太有把握。

    趁此機會,大家彼此交流著心得。

    而蘇月在一旁,大致的看過了懸掛在病床前的病歷,而后平靜的對隨來的醫學生道:“確定了吧?”

    “師公……”這醫學生雖不年輕,可論輩分,卻還是蘇月徒弟的徒弟,他畢恭畢敬道:“已經確診了。”

    “那就用藥,還是不要用輸液之法,師公說了,此藥還是要慎重一些用,不要過量,先注射看看。”

    醫學生點點頭,忙碌開來。

    取來了針,接著,開始吸入藥物。

    大夫們個個張大眼睛。

    這種方法他們熟悉,扎針嘛,他們也會扎,什么百會穴、檀中穴、紫宮穴他們可謂是了若指掌。

    不過……

    等蘇月接過了針,翻起了病人的后襠……

    嗯?這是啥穴來著?

    這在環跳穴的下方啊,叫啥來著?

    接著,推進器開始將藥物推入了病人的上臀,眾人看的一時癡了。

    打完了針。

    蘇月笑吟吟的道:“先看下個病人,過一兩個時辰,再來看效果如何。”

    “院長,一兩個時辰?”有大夫狐疑的看著蘇月。

    他們覺得有些不太靠譜。

    此等高燒不退,至少要將養個十天八天,運氣好,才能大病初愈吧。

    蘇月沒理他。

    說實話……若不是師公要搞培訓,這樣的大夫,他是根本沒功夫去招呼的。

    接著,推開了眾人,走向下一個病人。
新时时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