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變身之女俠時代 > 第573章 暫時幸存
    在別人看來分解圣器是自殺,但石青珊絕對是個例外,在絕境之中她總是能找到一線生機,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空明劍音調動萬物出招,再將碎裂圣器隱藏無盡劍招之中,哪怕是洞悉周遭的靈變強者也只能流血。

    更多碎片不聲不響出現,帶著凌厲劍招和道魂,每一招都是石青珊的全力一擊。

    先是手臂,然后是腿,行者身上新添兩道傷口,但這就夠了:“好氣魄,好膽量,不過夠了!”

    《山海經文》·海不厭深。

    山不懼損之后,又是海不厭深,道魂更盛。山海巨劍猛然壯大,沖刷一切,海浪一般將周圍的雜亂劍招全部沖開。

    轟!

    從內至外一聲爆裂巨響,劍招被盡數破解,戰場之中唯有山海巨劍閃爍光輝,靈變強者巋然不動:“你能傷我兩處,果然不凡。”

    可惜沒殺死,不過石青珊知道自己已經不用害怕了,她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死不了了:“我已自毀圣器命不久矣,也算成全你的名聲,不讓你背負以強欺弱以大欺小的罵名。”石青珊此時發揮演技,強行用道魂沖擊自己的七輪,讓自己血色盡失,一臉死象。

    這就是石青珊的戰術,她要裝死。其實出手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和靈變境界的強者差距甚大,根本沒有想過會取勝,而自毀圣器也不是為了殺敵而是為了裝死。

    “你確實自己選擇了死法,我尊重你的選擇。”行者也相信石青珊沒幾天好活了,所以他不會再對一個將死之人出手。

    “呵呵。”石青珊有氣無力地冷笑了幾下。

    “師父!”周冰倩和許曉曼都沖了過來,扶住好像隨時會被風吹倒的師父,感受到輕若鴻毛的嬌弱身軀,淚眼滂湃:“師父,你不要死啊。”

    行者看眼前這悲傷景象也不由仰頭嘆息:“雖是為大局,可惜我確實導致了現在的結果,你有什么臨終遺愿,我愿意幫你達成。”

    石青珊心想你快別啰嗦快滾吧,她裝虛弱騙人也很累的,她怕露餡啊。可惜行者卻想要彌補為大局犧牲的石青珊。

    “殺害梅清泉之事就當是我一人為之,你能勸梅不悔放過另外兩個人么?”石青珊心說如果行者能擋住梅不悔前來夏國,那她這個裝死計劃就完美了。如果梅不悔還要來的話,那她也只能躲過這一次而已,下一次還是要繼續面對梅不悔。

    “抱歉,我做不到。”行者說道。

    石青珊表示做不到還說什么啊,她只能換個說法:“那么請你放過他們,我現在才感受到生命的可貴,多活一天是一天。提桑真人和公孫曲既然也是必死結局,就讓他們好好享受最后的時光吧,不要去打擾他們給他們壓力了。”

    行者表示這個遺愿也不行:“他們和你一樣已經成為了南北沖突的關鍵點,還是讓他們死得體面一些,更能緩解南北矛盾。”

    “這不行那不行,那我已經沒有遺愿了,你走吧。”石青珊見自己不能保護提桑真人和公孫曲,也只能讓對方快滾了,說完就是一副不想和你說話的表情。

    行者也發現自己的話說大了,而石青珊臨死之前還在為別人考慮,真的是難能可貴。在這么一個高尚的人面前,他又有什么資格舔著臉留下呢:“你如果沒有遺愿的話,等你安葬之后你的兩位弟子可以來找我,我的承諾一直有效,我可以為她們辦一件事情。”“那么再見了。”行者離開的時候也是滿肚惆悵,老實說他也不想動手,可是為了大局也只能如此了。

    行者身法極塊,一轉身人已經在三十丈開外,然后御劍而去消失無影。

    “師父,我現在就去找大夫。”許曉曼激動地說道,她好不容易拜了一個師父,而這個師父還把真本事都教給了她,她不想失去師父。

    周冰倩也一樣眼淚婆娑,她用力抓住石青珊的胳膊,希望能把自己的生命傳一部分給師父。

    石青珊雖然演技精湛,但也需要這兩位不明情況的弟子真情流露才能如此順利騙過這個實力強勁的山海行者。

    一直看不到人影之后,石青珊才抓住著急要去找大夫的許曉曼:“不用去了。”

    石青珊這么說,弟子更是大哭不止,她們還以為石青珊的意思是大夫也救不了了,所以不用白費功夫了。

    “師父,我爹認識神醫,神醫一定有辦法的。”許曉曼希望師父不要放棄治療,一定還有希望的。

    “我不是自暴自棄,而是因為我根本沒事,不用麻煩大夫。”

    兩個弟子就不明白了:“師父?!”

    “噓。”石青珊給兩個弟子一個燦爛的微笑,哪還有命在旦夕的虛弱模樣。

    兩個弟子傻眼了。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石青珊雖然語氣輕松,可是心里可不輕松,因為雖然假死騙過了行者,可后面還有一個梅不悔,又是一個難纏的家伙。

    可是修煉這種事情哪有說變強就變強的,現在石青珊不僅修為不足,連圣器都毀了,怎么和梅不悔斗爭?

    梅不悔肯定不會耽誤太久的,幾天之后必然出現在夏國,石青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假死也用過了,下一次就要真死了。

    怎么辦?想來想去也只有劍格內無名劍客能幫助自己了,若是能攻克無名劍客一定能有收獲。

    石青珊知道接下來幾天要不惜一切代價努力了。不過現在不能回宮,因為行者很可能找提桑真人麻煩。妖女是自身難保,她努力過了,可惜沒能為提桑真人和公孫曲爭取到機會。不過山海行者肯定也會讓他們選擇留下還是離開的,他們要是選擇離開或許就不用死了。

    希望他們能走運吧。

    “我們不回城?”許曉曼發現師父不打算回城了。

    石青珊確實不打算回城,她要去胡蘭的村子住一段時間,潛心閉關。石青珊想過了,她要去積雷山,那地方沒人會打擾的。

    “你們兩個就留在村子里不要離開。”石青珊囑咐弟子,因為她們現在出去很可能遇上行者,遇上肯定要露餡的。

    為了不露餡,現在她們三個人都要隱藏起來,絕對不能曝光。

    就在妖女不得不尋求變強之法的時候,梅不悔踏劍而來已經進入了天府圣國邊境,不出兩日便能來到夏國范圍。

    梅不悔為復仇而來的消息也已經天下皆知,大家都知道這個北斗求道者曾經公開宣言一定要為父親復仇,南斗求道者誰擋殺誰。

    這一番言論簡直沒把南斗眾多求道者放在眼中,必然是激起公憤。
新时时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