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魔法言情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兩百七十四章 來與去
    飛船被毀之前。

    范德薩正在思索著篡國之計。

    歷經無數年的籌謀,終于等到了今天。

    帝國的皇帝駕崩,皇長子已經被自己毒殺,剩下來的事情其實都很輕松了。

    只要讓皇后俯首稱臣,那就……

    這時,飛船外忽然傳來一道聲音:“范德薩!你這個老陰貨,有種就出來跟我干一仗!”

    范德薩皺起眉頭。

    一名職業者稟報道:“大人,外面有個瘋子。”

    “只有一個人?”

    “是的。”

    “撞死他。”

    “是。”

    這番命令下達之后,飛船迎著那人撞去。

    飛船改變航向的瞬間,范德薩發現自己不能動了。

    他立刻意識到不妙。

    “快打開大型禁魔法陣!”范德薩命令道。

    “是。”

    兩名暗衛應了一聲,立刻在整個飛船所處的范圍內,激活了大型禁魔法陣。

    這是花費了巨大代價,從某個虛空怪物手上買來的。

    據那個怪物說,它也是在一個古老魔法帝國的殘骸之中,無意間發現的這個法陣。

    禁魔,本就是一種極其罕見的力量,在魔法側的世界之中,可以算作最高等級的術法陣列了。

    一道強烈的黑光朝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法陣徐徐擴大。

    范德薩松了口氣。

    轟!!!

    劇震傳來。

    飛船被斬成無數破碎殘骸,飛入虛空亂流之中。

    所有的施法職業者立刻做出反應。

    他們已經沖出了禁魔法陣,正在施展術法,準備與那個攔路者展開搏殺。

    那些強大的近戰者都已來到范德薩身邊,警惕的保護著他。

    一切井然有序

    范德薩心中安穩了些,沉著臉命令道:“我懷疑是皇室派的刺客,你們給我擒下那人,我要慢慢折磨審問他。”

    “是。”有人立刻去傳達命令去了。

    他身邊的衛隊長悄然湊上來,低聲道:“大人放心,我在你身邊保護你。”

    范德薩點點頭。

    衛隊長是一名強大的近身搏斗藝術家,擅長刀、槍、棍、棒。

    ——過往的事實證明,有他在,總是讓人放心。

    范德薩拍拍衛隊長的肩膀,說道:“拿下刺客之后,審問的事就交給你了,要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但別讓他死了,我要把他丟到皇后面前,看看她的反應。”

    衛隊長獰笑道:“大人放心,我一定讓這個刺客知道什么是——”

    話沒說完,衛隊長突然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手持長劍、全身籠在深黑色戰甲中的刺客。

    一道淡淡的聲音從戰甲中傳來:

    “可能會有點疼,希望你忍一下下。”

    范德薩猛然變色,但還來不及做什么,只覺一道刺骨寒光迎面襲來。

    天旋地轉。

    四周喧嘩聲大起。

    緊接著,他看見了自己的無頭身軀。

    世界一片漆黑。

    顧青山收了劍,鎮定的望向四周。

    這里是禁魔法陣內部,無法施展一切術法。

    移形換影是因為在法陣外部啟動的緣故,再加上本就可以穿透一切隔絕障礙,連法陣都無法阻攔,所以能施展成功。

    ——那么新的世界之術呢?

    顧青山心意一動,激活了左眼中的奧秘瞳術:霧界降臨。

    在他四周,忽然涌出一片深沉的迷霧。

    禁魔法陣無法阻止世界之術!

    想想也是,這可是結合了修行側、里世界、混沌、諸界源力的奧秘瞳術,豈是禁魔法陣就可以限制的?

    顧青山神情一動,隨手揮劍。

    當!

    六界神山劍劍架住一柄巨型長槍。

    持槍人正是衛隊長。

    “你殺了帝國宰相!整個帝國都將成為你的敵人,你必將死無葬生之地!”他怒吼道。

    顧青山握緊長劍,用力一推。

    衛隊長被推飛出去。

    但更多的人朝顧青山攻來。

    “殺了他!為宰相大人報仇!”

    “殺!”

    “該死的刺客!”

    山呼海嘯的喊殺聲傳來。

    隨意格擋開那些近戰職業者如潮水般的攻擊,顧青山后退一步,望向飛奔而來的眾人,徐徐說道:

    “不要激動,這件事已經結束了。”

    他走入迷霧之中。

    迷霧飛快旋轉起來,短短一息功夫,便已徹底消散。

    ——原地什么也沒有剩下。

    眾職業者愣在原地。

    衛隊長沖向一邊,伸手抓住一名衛兵,厲聲喝道:“禁魔法陣沒開?”

    那衛兵帶著哭腔道:“開了啊,老大,你看!”

    兩名衛兵把手中的魔法寶物展現給衛隊長看。

    只見魔法寶物正持續散發出陣陣波動。

    “確實開了,我們這些施法者都無法激活術法。”一名職業者在旁說道。

    眾人陷入沉默。

    連禁魔法陣都沒有用,那么這個刺客豈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剛才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刺客突然出現在宰相身邊,揮了一劍。

    衛隊長的傾力一擊,被他用劍輕輕抵住推飛出去。

    其他人的攻擊,他連看都不看,隨意擋了幾下就擋住了。

    緊接著,刺客就消失在迷霧之中。

    ——這樣的實力,這樣的刺殺,誰受得了?

    眾人越想越覺得膽寒。

    突然有人道:“不!我不相信!他憑什么能隨意來去!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障眼法。”

    眾人一望,赫然是施法者首領。

    衛隊長握緊拳頭,喝道:“沒錯,我們要為宰相報仇!”

    “隊長說的好!”

    “是的,要為宰相報仇!”

    人們響應著。

    忽然。

    只見迷霧再次憑空出現。

    那個全身籠罩在黑色甲衣中的恐怖刺客從迷霧中走出來。

    “殺!”衛隊長大喝道。

    眾人紛紛出手。

    狂風乍起。

    轟——

    所有人被吹飛出去,然后站在半空不敢動彈。

    劍風。

    無與倫比的劍風繚繞在所有人身周,讓他們一動也不敢動。

    天劍,天抉——

    九重太乙劍陣!

    以顧青山如今的實力,施展起劍陣來威力簡直恐怖。

    更何況,天劍直接把他的劍陣疊加了九次!

    “不好意思,她們說我忘了拿頭顱,這是要扣任務完成度的。”

    刺客帶著歉意說道。

    只見他一手抓住范德薩的頭顱,另一只手朝著眾人揮了揮:

    “再見,祝你們身體健康,闔家歡樂。”

    刺客再次走入迷霧之中,然后徹底消失。

    他一走,劍風就散了。

    眾職業者們再次恢復了自由。

    大家面面相覷。

    有人出聲道:“不用想了,這樣等級的刺殺者,肯定不是哪一家的死士,必定是刺客公會的刺客。”

    眾人望向說話的人,卻見是隊伍里的施法者首領。

    他似乎確認了什么,面色灰敗,頹然說道:“剛才那個刺客早已脫離了普通序列,至少是‘封印’級的存在,絕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說完,他便朝著遠空飛去。

    “慢著!你要去哪里?”衛隊長問道。

    施法者首領頭都沒回,說道:“無窮的虛空浩瀚而充滿奧秘,強者的力量是多么恐怖且讓人心悸——我早就應該去追求魔法的真理,探尋生死的秘密,而不是被權力和金錢蒙蔽了雙眼,整日碌碌無為。”

    “如果不變強,一生都只能被人忽視,連句話都不敢說。”

    只見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虛空亂流之中。

    沒人知道他去了哪個世界。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他脫離了墟之帝國,再也不會回來。

    “衛隊長,我們怎么辦?”

    有人悄聲問道。

    衛隊長默然無語。

    他將拳頭緊緊握住,又松開,再次握住,再次松開,渾身都在顫抖不停。

    “該死啊!”

    “那個刺客完全沒把我當成值得一戰的對手,竟然祝我闔家歡樂……”

    衛隊長郁郁的嘟噥著,順手解開了身上的宰相府衛隊戰甲。

    轉過身,他朝著無窮的虛空亂流飛去。

    ——他也走了。
新时时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