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計……

    萊米對于陸天龍的說辭無言以對。

    能夠厚著臉皮說自己只能被美人計征服的人,這骨子里面是否就透著一股猥瑣呢?

    反正他這句話遭到客廳里面其他女孩兒們的一直鄙視,小白眼兒滿天飛。

    不過,有件事所有人必須得承認,哪怕是萊米,跟陸天龍只接觸了這么不到一天的時間,也看出來了。

    那就是陸天龍是真的吃軟不吃硬。

    看上去笑呵呵的沒什么脾氣,對于一些小事兒也完全不放在心里,哪怕這么多女孩兒偶爾對他挖苦諷刺,他也跟沒事人似得根本不在乎。

    但是……

    千萬不要激怒他,尤其是不要用那種高傲無比的姿態對待他。

    更不要妄圖使用強硬手段讓他屈服,否則的話,今天在教堂里面那兩個魅族的女人就是下場。

    她們還以為陸天龍會顧忌魅族的報復,或者以為兩個人的魅力足以讓陸天龍失去理智,心甘情愿的把萊米交給她們。

    結果呢,卻是瞬間被秒殺的命。

    “我累了,先回房間休息了。”

    萊米站起身,跟眾人打了一聲招呼,轉身朝著二樓樓梯口的方向走去。

    眾人都能夠看出,她現在的情緒不佳,心里似乎憋著很多的苦悶。

    也都能理解,尤其是陸天龍和蘇凌月等人都清楚,這妞兒是魅族的人,一心想的也是魅族,雖然不知道她們內部發生了什么,但現在萊米卻被自己的族人那么對待,心里肯定不好受。

    “嘻嘻,我們也回去休息了,明天我們在這邊再呆一天,后天就要離開了!”

    “陸大哥,到時候你可不要太想我們哈。”

    項小櫻也是嘻嘻哈哈的站起身子,這妞兒是真不錯,性格開朗活潑,對待真誠,而且又單純善良。

    看看她對待馬米林的態度就知道,這牲口當初串通街頭的混混想要敲詐她們仨人一筆,結果這妞兒還是很輕易的就原諒了他。

    “行吧,都早點兒休息,明天再帶著你們痛痛快快玩一天兒,以后再見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陸天龍也很爽朗的恢復道。

    等她們三個人上去之后,蘇凌月和李玲瓏等人也相繼離開。

    到最后整個別墅大廳里面就剩下陸天龍一個人了,微微瞇著雙眼,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影,木易怎么說?”

    陸天龍突然輕聲開口,他今天安排影去找了木易,把萊米現在的狀態跟木易說了一下。

    “木易說這種壓制人體內能量的手段本質相同,如果他和老鬼聯手,應該能夠解除萊米現在的封印。”

    影的身影響起,給出了一個肯定的回答。

    “那就好,只是現在還摸不透這妞兒的情況,魅族內部發生了什么咱們也不清楚。”

    陸天龍有些為難,他想要木易和老鬼聯手,先把萊米身上的壓制解開。

    但是,這妞兒對他還有很多隱瞞,現在也搞不清楚魅族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讓他不能輕易下這個決定。

    說句難聽的,萊米和魅族之間的事兒,畢竟是她們魅族內部的情況,他一個外人強行插手真的是有些不合適。

    所以必須得謹慎,等到事情知道了大概,到時候再做決定。

    “通知溫天豪,讓他也跟秦炎他們說一聲,時刻做好準備,說不定要有硬仗了。”

    陸天龍又開口說了一句。

    到現在已經連續斬殺了魅族的四個女人,萊米現在還在這里,魅族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像他們這種古老的族群,尊嚴看的比什么都重,說不定很快就會過來尋仇了。

    “好的,我我已經讓他安排人監控狐尾山一帶,如果有風吹草動,能夠馬上得到消息。”

    心思細膩的影回答一句,然后再沒開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快到凌晨時分,陸天龍利用剛才的時候又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快速在腦海中想了一遍,然后也起身朝著二樓樓梯走去。

    剛到自己房門門口,準備推門進入的時候,走廊另一邊突然傳來一聲輕輕聲響。

    他扭頭去看,卻見李秋這丫頭的房門打開了,從里面探出一個小腦袋,朝著陸天龍這邊打量。

    “秋姑娘,這么晚了還不睡,想找我談談理想聊聊人生?”陸天龍駐足,朝著她笑道。

    “沒,哦,有事,陸大哥,我想讓你幫我檢查一下身體,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李秋俏臉微微一紅,微微低著頭快速道。

    “檢查身體?哈,有時間,我這一天天的沒啥事兒,就是時刻準備著為你們這些丫頭服務呢。”

    陸天龍爽朗一笑,轉身朝著李秋的房間走去過。

    跟她走進臥室,一股特別的香氣頓時撲鼻而來。

    她才這房間里住了這么兩天,整個房間似乎都被她的氣息熏染透了,少女獨有的味道。

    “恩,真香……”

    陸天龍做出陶醉狀,深深吸了一口氣,發自內心道。

    “陸大哥,你,你真壞。”李秋俏臉一紅,嬌嗔的瞪了陸天龍一眼。

    項小櫻,李秋,王美美,這三個丫頭都很好,項小櫻是屬于活潑開朗類型,王美美是那種略帶古靈精怪類型,而李秋則是那種偏向于文靜類型的。

    三個丫頭都是一樣的單純善良,對別人基本沒有什么壞心思。

    尤其是這三個女孩兒的家庭背景似乎都很不錯,舉手投足都帶著一股落落大方的大家閨秀之氣。

    “陸大哥,我這腳的情況似乎又有些厲害了,小櫻說明天讓我在家休息,可我想跟著你們一起出去玩兒。”

    “你看看能不能幫我檢查一下,想想辦法?”

    李秋一瘸一拐把陸天龍帶到了房間里面,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昨天爬狐尾山,這妞兒一不小心崴了腳,而且還挺嚴重,當時就已經腫脹起來。

    下山的路上基本上都是被人攙下來的。

    回來之后陸天龍給她做了簡單的處理,休息一夜之后有所好轉,可今天又去索羅教堂里面參觀,雖然坐著電瓶車,卻還是活動太多,現在似乎比昨天更疼。

    “好,你坐在床上,我幫你檢查一下。”

    陸天龍馬上點頭,攙著這丫頭退到后面的床上,讓她倚在床頭,又很貼心的幫她在后面墊上一個枕頭,這樣能更舒服一下。

    他自己則往后退一步然后坐下,彎腰拿起李秋的腿,擔在了自己的腿上。

    李秋現在穿著一身絲質連體睡裙,略微掀起下擺,一小截修長小腿馬上露出來。

    她的皮膚很白,而且保養的極好,說不定也是從小就從牛奶浴里面泡出來的,還帶著一股特別的香氣。

    “看上去是比昨天更厲害了。”

    陸天龍仔細觀察了一下李秋的右腳腳踝,浮腫的不小,而且略微有些發青,這是淤血凝聚血流不暢通造成的結果。

    “我先幫你揉一揉,可能有點兒疼,你要忍住。”

    陸天龍扭頭對她說了一聲,見她點頭,馬上伸手使勁兒搓了幾下,隨后覆蓋在了她的腳踝上。

    體內能量也是微微運轉,配合手上揉捏動作,一點點滲入到李秋的腳踝中。

    “嘶……”

    李秋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氣。

    現在的疼痛感覺讓她忍不住要叫出聲,卻也強行忍著,身子微微顫抖,額頭上隱約都有冷汗冒出。

    “哈,沒想到還真是堅強的姑娘,我以后你肯定得疼的尖叫呢。”

    陸天龍手上動作不停,扭頭笑著調侃道。

    “還,還可以承受。”李秋緊緊抿著嘴唇,雙手也死死抓著兩邊床單,倔強模樣也讓人有些心疼。

    “小秋,有男朋友了嗎?”陸天龍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笑著問道。

    “沒,還沒有。”李秋小臉兒一紅,趕緊搖搖頭。

    “哈,你身邊那些男人都眼瞎了嗎?這么好的姑娘不趕緊追,到時候得后悔死他們。”

    “跟我說說看,喜歡什么樣的男孩兒?我幫你物色兩個?”

    陸天龍看這妞兒羞澀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是沒有談過戀愛,笑著調侃道。

    說實話,現在社會這么瘋狂,二十歲左右還沒有談過男朋友,都覺得很不正常。

    但是,這種真正大家族里面出來的女孩兒,這種情況實在太常見,她們擁有良好的家庭,從小接受傳統的家教。

    尤其是對于男女方面的事兒,更是會被灌輸正確的思想,畢竟這些真正的貴族豪門,不可能允許自己的子女在外面胡作非為。

    李秋小臉蛋兒更紅了,低頭緊張到不敢說話。

    “哈,放松一點兒,不要緊張嘛!”

    “對了,你這腳踝處問題不算太大了,再休息一晚上,應該就能恢復的差不多,但是……”

    “崴到腳,就是傷了筋脈,所以你可能會感覺到整條腿有些麻痹。”

    “要不然我順便也幫你把整條筋脈修復一下?這樣能夠有助于你的快速恢復。”

    陸天龍用了幾分鐘時間,用體內的能量幫她解除了腳踝處的淤血,然后笑著開口。

    “啊?整條經脈?那要怎么做?”

    李秋仰起小臉兒,有些好奇道。

    “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用我特殊的手法捏一下,從這里,一直捏到這里……”

    陸天龍笑著伸手一指李秋的腳踝,然后順著她修長****一直向上,停留在了她的大腿上側位置。

    李秋一張臉瞬間成了熟透的紅蘋果。
新时时缩水软件 金百博线上娱乐下载 捕鱼达人游戏赚钱攻略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在学校附近开小饭桌赚钱吗 江苏快3遗漏 湖北快3概率分析软件 网上棋牌赌博通比牛牛 排列三吧 炸金花赌钱的游戏下载 快乐8开奖 怎么才能赚钱净空法师 手机赚钱的app哪个更靠谱吗 网上的电脑赚钱平台是真的吗 现金德州扑克平台 微信打卡 赚钱 福彩在哪个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