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吧言情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還是地球人狠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開打

善惡對決!

這是系統認證的大型任務,從這個牌面上來說,玩家們其實就已經能夠想到其涉及到的相關npc都是些什么樣的大人物了。

事實上也沒有讓玩家們失望,從最初的天使傳承到之后的女武神,一樁樁一件件都好似要將任務推向到某個**似的,可以想見,這任務最后一定會有個大場面!

然而……

任務有點失控了,天使和女武神倒是被玩家找到了不少,可這些怎么看都應該是善良陣營的角『色』吧。問題來了,邪惡陣營呢?

哦,倒也有,比如說最近很是活躍的惡魔。好吧,說活躍也算是嘴下留情了,事實就是某些惡魔出場便被人以各種方法錘爆。

對于這種事,不光惡魔本身很絕望,就是玩家們也很絕望。要知道系統可是很傲嬌的,你敢耍它它就敢耍你,你將邪惡陣營弄成了龍套,它就敢將這大型對抗任務弄成日常。

所以現在玩家們提起惡魔再沒有談之『色』變的意思了,那反應就跟過去談到靈異任務似的。

不過惡魔的弱勢不代表惡魔不重要,至少對黑白來說,很重要!

“就是在這里嗎?”趙昊嚼著口香糖『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眼神在一間三十層樓高的大酒店外墻上瞄著。

李『色』點點頭,“根據高雯的情報,那個巴巴托斯還是個挺有追求的惡魔,養傷期間還要住高級酒店的總統套房。”

“你一直都在歷史線任務中玩所以對這個地方并不了解,這間酒店叫做大陸酒店,原本是開在巴黎的,只不過在當初做二戰任務的時候,巴黎曾經陷入危機,因此就搬到了紐約。這間酒店其實是一個殺手中介所,服務對象是全世界的任何殺手。”艾倫雙手『插』兜來到眾人面前,模樣就像是個街頭剛剛涂鴉完的非主流。

艾倫這一說趙昊倒是想起來了,恍然道:“你這一說我倒是記著,當初神盾局沒倒的時候曾經有關于這里的資料。這大陸酒店背后似乎站著不少組織,后臺挺硬的,就是九頭蛇也不愿意招惹。”

眾人好奇的望著他,趙昊聳了聳肩,擺著手指道:“手合會、大腳幫、刺客聯盟,還有很多陰影里的組織都是大陸酒店的后盾,咱們那位咸魚大姐之前所在的紡織廠也曾經是其中一員,如今忍者大師加入了神奇女俠的麾下,算是給這大陸酒店又添加了一層異樣的『色』彩。所以哪怕是官方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艾倫聞言深深的吸了口氣,“怎么好像哪里都能跟那個娘們兒扯上關系,哼!”

眾人見狀暗笑,自從上一次被神奇女俠在閃點悖論中坑了一次后,艾倫像是有了個心魔一樣。他們甚至懷疑,若非黑白說要捶那娘們兒的胸,他都不會這么積極的!

正在聯合國總部呆著的神奇女俠顯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背鍋了,不過就算知道也未必在意。但忍者大師作為刺客聯盟的首領,如果艾倫等人真的在大陸酒店里干掉了巴巴托斯,那就真的算是間接惹上了神奇女俠。

“有什么計劃……”艾倫習慣『性』的開口問了一句,但接著就不再說話了,吃一塹長一智,用余軒的話說,“有黑白在還需要計劃嗎?莽就完了!”

趙昊無奈的笑了笑,抬起手腕發現手表在一閃一閃的發著紅光,“行了,索蘭已經將空間封鎖裝置布下了,開干吧!”

李『色』皺眉,“直接打進去嗎?”

“只是一些殺手,沒什么風險。”

李『色』搖頭,“我不是怕這個,我是說這里面不會有什么無辜的人嗎?”

趙昊有點看不懂了,奇道:“你一個煉制玄陰聚獸幡的魔頭,還在乎無辜的人?”

李『色』撇嘴,百靈斬仙劍亮出,“瞧著,咱這叫一身正氣,劍下不斬無辜之人!”

趙昊白眼,“有本事你把那怨氣長鞭亮出來啊,臭不要臉的!”

李『色』一副老子就高深莫測不跟你一般見識的樣子,伸手真的亮出了一條長鞭,正是當初哈迪斯煉制的那條。

說起來一趟任務下來,各個玩家收獲真的是不少,就拿李『色』為例,有了這哈迪斯的怨氣長鞭,他之后再殺怪物就不用在乎怨氣了,然后再同時煉制百靈斬仙劍。這一鞭一劍一正一邪兩件神器,只要李『色』本身的實力再提上來,仙俠任務中就沒有誰能通過法寶克制的問題針對他了。

呼,轟!

“嗯?什么聲音?”

眾人好奇的抬頭,只見一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熾天使高達從遠方『射』來懸停在了大陸酒店的外面。然后,打開身上的導彈發『射』架……

砰砰砰轟轟轟轟轟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嘶!這么莽的嗎?”

僅僅是一瞬間,艾倫等人發現他們似乎在莽這個字上與某些人有著嚴重的理解差異。

世界變了,就像過去的好萊塢大片,都是獨膽英雄踹門直闖,從一樓大廳一直殺到頂樓,不一個套路將敵人從南懟到北決不罷休。

可現在不能那么玩了,如今拍電影都講究一個噱頭,科技要多炫有多炫,別管什么科學原理。場面要多大有多大,別管是不是五『毛』特效。八卦要多八有多八,別管合不合乎邏輯。

艾倫等人這里還想著挺著武器沖進去的時候,人家那邊已經開始用飛彈洗地了!

爆炸的火光一瞬間將整個紐約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那堂而皇之的戰斗方式像是在跟世界『政府』宣戰一樣。『性』質惡劣程度甚至比當初撞塌了大樓的飛機還要嚴重。

然而更加讓人驚訝的來了,經過一片轟炸之后大陸酒店眼看著就已經搖搖欲墜了,就在這時,天空之上一個碩大的陰影籠罩了整個酒店。

凜冽的鋒芒從天而降,消失的陽光讓所有酒店中的幸存殺手如墜地獄。一抹青芒閃過,天塌地陷,天刃七號對大陸酒店執行了審判!

吱呀!艾倫等人的腳步在地面因為剎車劃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跡,彼此哭笑不得的對視了一眼。“你們發現沒有,不知道為什么,我感覺黑白好像變了,變得很……張揚了!”

趙昊『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仿佛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就在這個時候,一蓬濃重的黑霧突然間從廢墟中『射』出,普一出現就仿佛利箭一般激『射』向南邊。

艾倫等人雖然在閑聊,可這在關鍵時候從不含糊。怨氣長鞭甩著啪啪的空餉就抽在了那蓬黑霧上,僅僅一下就將其中的三個人影抽了出來。于此同時,艾倫雙手一合,高斯狙擊槍直接連發命中看起來最丑的那個人影胸口。余浩緊跟著亮出酒吞葫蘆,連成一線的鬼火劃著詭異的弧度隨之命中那人影的身前身后。

強大的沖擊力一瞬間就將那個人影打蒙了,踉蹌的身體一步步在廢墟之中后退,原本因為大陸酒店倒塌而嫌棄的煙塵中剎那間變得光影恍惚夢幻無比。

嗖嗖嗖!高達背后的導彈艙再次開啟,『迷』『亂』的硝煙可沒有辦法阻擋高達的掃描,那個被高斯狙擊槍強勁沖擊力不停擊退的人影直接被導彈炸了個踉蹌。

然而這似乎也激怒了那個人影,只見其飆『射』向熾天使高達,鋒利的五指直接落在了熾天使高達的駕駛艙外壁上,帶著強烈腐蝕『性』酸味的利爪卻被猛然間探出的綠光崩開了。

“咦?”

哪怕是坐在駕駛艙里面,索蘭也能夠聽到外面驚疑出聲的巴巴托斯。然而這并不能讓他有任何的波動,巨大的高達手臂卻靈活的在空中閃過一絲殘影,由gn粒子形成的光束軍刀當頭落下。

巴巴托斯眉頭緊鎖,使他那本就丑陋的面孔變得更加猙獰,他敏感的發現了這gn粒子的秘密,果斷放棄硬鋼正面的想法,身形急閃躲開劈砍。

然而身形尚未站穩,漫天與其不遑多讓的黑霧籠罩過來,一聲聲瘋狂的嚎叫在黑霧中摧殘著巴巴托斯的耳朵。不過顯然這種精神壓力大于實際攻擊力的東西對于巴巴托斯并沒有意義,其瞬間就找到了托出辦法,雙爪狠狠轟擊地面,很快就利用地遁的方式從遠處冒頭。

不是他不想直接遁地而走,而是余鋒一刀『插』入地下,澎湃的血光好似海『潮』將其頂了出來。碩大的吸血姬當空就是一爪子,攜著血芒的攻擊與巴巴托斯硬撼在一起,炸開的氣浪中混合著金屬交擊般的脆響。

巴巴托斯與余鋒不可抑制的連連后退,然而余鋒卻止不住噴血,巴巴托斯卻幾乎毫無停頓的再次朝另一個方向突圍。

新时时缩水软件 期货配资平台专业天牛宝在行 宝宝温州麻将下载 福建快三时间 极速一分赛车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公司合法吗 河南22选5223期开奖号 经典老版街机捕鱼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下载 内蒙古快3历史开奖结果 t体彩新11选5高手论坛 太原沐足一般都是什么项目 股票查询网站 湖南哈哈麻将下载安装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陕西麻将下载 金牛国际j6棋牌